guangshengdongman

游乐设备产业空间尚待开拓


日前,笔者从在广东召开的由鸿威会展主办的“亚洲主题乐园研讨会上”了解到,中国已成为世界游乐设备的生产巨头,占世界总产量的40%左右,而占据这其中将近60%份额的广东游戏游艺制造企业,将伴随着未来的主题乐园热面临全新的发展机遇。据了解,去年,全国共有21座主题乐园开园,中国的游乐园和主题公园逾24000家。而游戏游艺厂商生产的产品是组成主题乐园的元件,直接关系着乐园中游客的安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主题乐园+标准化,主题乐园+前沿科技……目前国内主题乐园想要快速与世界接轨,做出口碑,需要做的仍还很多。

现状:国内厂商缺乏工匠精神

今年6月,上海的迪士尼即将营业。此前,有一个细节值得关注。

早在招标之前,迪士尼方为了保障景观的最佳效果,对投标方进行了深入调查,提前两年根据上海的气候变化进行主要材质的模拟实验,从源头保证工程的质量。即便如此,在正式施工前,迪士尼方也要耗资数亿做景观模型,以确保每个细节都能还原主题公园所呈现的故事情景。

作为全球最出名的主题乐园,迪士尼乐园拥有成熟、完善的项目管理团队。迪士尼乐园的进度、质量、成本、安全、环保及专利管理自成体系。在迪士尼乐园,标准与数据挂钩,数据与科学挂钩。园区规定10—15米必须要有一个垃圾箱,因为科学实验证明,在游乐园里如果游客手上有垃圾在园内行走,超过十米就一定有着想扔的愿望了。

相比之下,国内不少主题乐园工程甲方在招标前只进行“简单”考察甚至毫无考察便将工程交给总承包方,而许多施工方的履约宗旨就是达到甲方的“质量验收标准”。

2015年,河南省长垣县一处“太空飞碟”大型游乐设施在空中运行时旋转杆突然断裂,导致19名游客被甩下受伤。调查发现,这是一处临时设置的大型游乐设施,专门在庙会期间安装运行的,产品的品质是否合格,安装的过程是否规范,都不得而知。

一线城市中的大型游乐设施属于国家质监部门认定的八类特种设备之一,生产制造和安装维护专业门槛很高,而一些到中小城市“赶集”赚钱的游乐设施,有些是中小厂家生产,质量难以保证。

“还有个别的甚至就是一些游乐园替换淘汰下来的老设施,再向小城镇‘下乡’淘金,安全隐患极大。”业内人士表示。

一台安全的游乐设备,需要一份执着和认真的工匠精神,但是就目前的行业状况而言,有些生产商连基本的标准化生产都还做不到,成为游乐设施出现安全事故的极大隐患。

“国内的主题乐园建设项目多,但很多生产商都陷入误区,比如水上乐园,厂商舍得花钱买设备,不舍得在排水和池底下功夫,维护方面做得不到位,细节做不好乐园很难运营长久。”水上游乐设施专业委员会主任钟信孚说,从水上乐园的生产制造来看,管网系统、动力系统,很多设备都藏在水下,表面上看并不复杂的工程往往需要更多的细节打造,主题乐园的建造与管理也同理,有关安全方面的监管,目前市场上做得还远远不够。

探索:以协会力量推进标准化建设

在国内,广东是游戏游艺制造商的生产大省,占据着全国六成的生产份额,并且一些龙头企业已经掌握了生产技术的核心,扩展国外业务。在广东,绝大多数的生产商都集中在中山,而有着300—400家游戏游艺生产商的中山不缺乏国内顶尖的龙头企业,其中的金龙游乐集团董事长叶威棠成立了中国游艺机游乐园协会,协会不仅负责整合业内资源,还推进企业的各项标准制定,对推动行业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4年,中国游艺机游乐园协会倡议国内主题公园企业发挥龙头企业示范作用,做好企业标准制定和实施工作。同时,中国游艺机游乐园协会也将发挥服务职能,做好主题公园实施标准化工作的宣传引导,鼓励、表彰主题公园标准化先进单位。

2015年,在中山召开的国际游戏游艺博览交易会以政府推动、社会主办的方式召开,中国特种设备检测研究院作为参会单位,并主持召开了大型游乐设施安全研讨会,大会对促进国内游戏游艺产业发展,推动游乐设施各行业不断提高安全意识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游艺机游乐园协会秘书长冯玉国曾表示,通过推进标准化的相关工作,能够促进形成主题公园服务发展的制度环境,确保主题公园服务质量、提高服务水平,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实现主题公园的内涵式发展,应对国际主题公园竞争,提高我国主题公园的国际竞争力。

中国游艺机游乐园协会还作为主办单位,举办了“中国主题公园管理标准化推广会议”,会议的宗旨是提高中国主题公园管理工作水平,科学系统地提升企业管理能力,为企业的生存与发展提供基本保障。

未来:实现VR+主题公园

今年,原本在游戏界、电影圈内火热的VR(虚拟现实)概念突然在主题乐园领域频繁被提出,与此同时,VR技术与传统主题公园相结合的工作也在开展中,国外一些公司先后宣布了VR主题公园项目,意图将VR应用于主题公园。

2016,也被业界称为VR元年。国内的第一家VR主题乐园去年落户上海,一年来,以电影《星核》为主题的带有VR元素的主题乐园现在运营情况火爆。

“小型的VR元素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开始植入了,但是大型的项目还在进展当中,目前上海已经落地了一个VR线下主题乐园。”日前,广州乐客VR的创始人何文艺接受采访时这样表述。在他看来,一些概念片中的VR过山车并非不能实现,只不过包装的时间会久一些,包装的成本也更高昂一些。据何文艺透露,一架过山车想要经过包装变成VR过山车,至少需要几百万的预算。

厂商的投入成本和用户的体验感受是成正比的。带上VR头盔去体验过山车,其中的惊险和刺激,头盔里面所展示出的另一个世界,会让游客感受到加倍的刺激和精彩。

“通俗意义上说,VR是帮助游客实现IP(主题)体验的一种形式,现在的游客不再满足于视听和单纯用娱乐游戏的方式来体验主题乐园中的IP,VR让用户体验更加生动,也更加鲜活。”华谊(苏州)影城公司副总裁刘育政这样说。“最近非常火的熊本熊家喻户晓,现在日本的熊本县依靠这个形象一年赚了33亿,这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IP营销案例。”

VR技术无论在哪个领域,都才刚刚起步,而在主题乐园领域,其实还并不能算得上成熟。“在主题乐园里,VR的表现形式还是依托于头盔,游客带上头盔,根据头盔里面展示出的VR体验,感受其项目的主题。”何文艺这样说。

游戏中,只要用户戴上VR眼镜,身边几十平的房间便可能会被扩充无数倍,成为无垠的外太空。利用光学捕捉技术,系统可以跟踪用户在游戏中的位置,并实现在游戏中行走以及真实的交互。

与游戏中追求简单粗暴追求感官刺激不同,VR主题乐园在游戏内容上有所保留,但更多的是让玩家更能投入其中。另外在场地上,也比体验店要大得多,以米粒影业在上海局门路的电影《星核》VR主题乐园为例,其面积总共达200多平方,除了游戏区外,他们甚至还有一个自己的咖啡馆。

2015年,中国对全球虚拟现实产业最大的贡献,是发掘出VR线下体验店这一产物。这种类似电玩厅的形态爆发了出乎意料的强劲生命力,并迅速成为VR产业重要的一部分力量。

以目前在上海已经开始营业的米粒为例,VR主题乐园采用每半个小时一批,每批两到三人的体验方式,每人每次大概可以玩上30分钟左右,而在价格上周末每人120元,工作日每人80元。相比普通主题乐园可以玩上一天的消费形式,带有VR元素的票价确实不菲,结合动辄上百万虚拟技术包装的高昂费用和长达两年的漫长制造周期,VR主题乐园的策划和建造无论从哪个层面上讲,都可以算作是一项重资产。

这样的娱乐模式能不能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那些目前在宣传片中才能看到的头盔过山车什么时候才能够在国内主题乐园实现?这些问题都有待时间慢慢验证。http://www.xunbaowang.com/

(来源:中国旅游报)

 

评论